Skip to main content
Financial Secretary

Blogs of former Financial Secretary

再訪伊朗

過去一個星期,我率領了由香港貿易發展局籌辦的商貿代表團,一行三十多人浩浩蕩蕩到中東考察,拓展商機。除了上篇網誌提到的阿聯酋杜拜,這次我們也到訪了中東其中一個最具發展潛力的新興市場—伊朗。

我和商貿代表團在杜拜合照。我們身後的是全球第一幢由3D打印技術創造的辦公室。

我在十六年前擔任海關關長時,曾經到過伊朗官式訪問,對這個文明大國壯麗的自然景色、引人入勝的歷史文化和友善的民眾,印象深刻。雖然四十年來伊朗經歷戰爭和長期的制裁,但她仍有能力達至一定程度的發展,證明伊朗的國力和決心。這次和我同行的代表團成員來自多個界別,包括建築、工程、金融、資訊科技、物流、旅遊,還有香港總商會和香港工業總會等商會的代表。團員們和我分別和當地政商界作了多場交流,都同樣感受到這個國家的活力和龐大機遇。

隨着去年七月伊朗和多國就核問題達成協議,聯合國逐步放寬對伊朗的制裁。今年一月,伊朗全面履行協議承諾,歐盟和美國也正式宣布解除對伊朗的經濟和金融制裁。伊朗和其他國家的商貿、金融投資和人員往來也迅速活躍起來。世界銀行就預測今年和明年伊朗的經濟增長均達百分之四以上。

相隔16年我再次到伊朗訪問。

伊朗位處亞洲和歐洲之間的重要通道,國家的「一帶一路」策略,更會成為伊朗與環球經濟重新接軌的重大契機。事實上,過去多年中國一直是伊朗最主要的貿易伙伴,伊朗也是亞投行的創始成員。中國駐伊朗大使龐森在我訪問的最後一晚宴請我和商貿團成員,他在席間告訴我習近平主席今年一月訪問伊朗,是制裁解除之後第一位到訪的大國元首。雙方就加強「一帶一路」、能源和基建等多方面合作簽訂了協議。我和伊朗的財經部、社會福利部、道路和城市發展部的多位部長見面時,說起今後中伊兩國的經貿關係必定更加緊密,伊朗的企業可以善用香港廣泛的商貿網絡和經驗,進軍中國和國際市場。考慮到美國的金融機構一般對與伊朗相關的業務仍有較嚴格的限制,我也建議伊朗企業考慮以人民幣代替美元作貿易結算,並多加利用香港領先全球的離岸人民幣業務。香港的伊朗商會最近成立,也有伊朗的銀行計劃在香港開辦業務,這些都有助兩地推進商貿合作。

這次我到伊朗其中一個重要目的,就是代表特區政府跟伊朗簽訂經濟合作備忘錄,在多個範疇加強合作,包括工貿、創新科技、環保、旅遊和教育等。伊朗的風景和文化遺產,近年吸引越來越多港人到當地旅遊。教育更是伊朗其中一項重要優勢,孕育出年輕和高學歷的勞動人口,為伊朗經濟發展提供強大動力。香港科技大學的陳繁昌校長也是代表團的一員,他就提到現時科大有二十多位來自伊朗的交換生,攻讀碩士和博士課程。陳校長這次在德黑蘭,也和當地的著名大學交流,討論合作機會。

我在16年前以海關關長身分到訪伊朗,和當時的伊朗海關首長Karbasian 成為好友。現已升任礦產部副部長的他,特意到我下榻的飯店和我聚舊,令我非常感動。

我常常說,香港的商界觸覺敏銳,善於靈活運用自由市場的資金、資訊和人才,主動創造商機;而政府則一直擔當「修路築橋」的重要角色,協助擴展市場網絡。貿發局舉辦的商品展覽和配對活動,提供平台讓香港商界尋找海外合作伙伴,就是「修路」的工作。例如這次在杜拜展示香港企業產品的「時尚生活匯展」已是第四次舉辦,除了中東地區的商人,也有不少來自非洲的買家參加。我們在德黑蘭舉辦的商貿交流活動反應也非常踴躍,其中和伊朗商工礦農總會以及伊朗中國工商會合辦的活動,更有數百位企業代表出席,坐滿一整個演講廳。與此同時,政府在G2G層面 (政府和政府之間)努力掃除經商的障礙,透過各種協訂,為港商進入新市場提供更好的條件和基礎,是為「築橋」。這次在杜拜和我見面的阿聯酋財政部長Obaid Bin Humaid Al Tayer和經濟部長Sultan Saeed Al Mansoori都是舊相識,我們都很高興香港和阿聯酋的避免雙重課稅協定在去年底實施,也期待雙方盡快完成促進和保護投資協訂的討論。而我在伊朗也簽署了經濟合作備忘錄。

在我啟程離開伊朗的前一天,全球注視的美國總統大選塵埃落定,香港和各地的金融市場也因應這個帶點意外的結果而出現過波動。墨西哥和不少亞洲新興市場的貨幣這兩天也大幅下跌。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提出的擴張性財政政策和傾向保護主義的措施有多少會真正落實,仍有待觀察,但我衷心希望環球經濟穩步復蘇的勢頭可以持續,而我們多年來辛苦打破的貿易壁壘也不會重現。

政府前日公布了香港第三季的經濟表現,按年實質增長輕微加快至1.9%,內部需求和外貿都有所改善,勞動市場也維持穩定。雖然外部的風險和變數持續,但香港的經濟基礎穩固,制度完善,政府財政也健康。我有信心在廣大市民共同努力之下,香港經濟定能不斷穩步向前發展。

November 13, 2016


BrandHK | 香港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