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Financial Secretary

Blogs of former Financial Secretary

意外的結果

我主持在香港舉行的世界貿易組織MC6。

上星期六(12月7日)發生了兩件令人感到意外的事情。第一件發生在我自己身上,傳媒有廣泛報導,警方也正進行調查,我毋須也不應多講。另一件事則發生在印尼峇里一世界貿易組織(世貿)達成自1995年成立以來,首項多邊貿易協定。

“It always seems impossible, until it’s done.”(有些事情在未完成前總是看似不可能)。這是曼德拉的名言,也正好反映各世貿成員代表的心情。這次取得歷史性的成果,令我十分雀躍。這一方面是由於在2005年時,我作為第六次部長級會議(MC6)的主席,曾親身帶領早期的談判工作,另一方面是有關協定對香港別具意義。

2001年在卡塔爾多哈舉行的世貿組織第四次部長級會議上,成員決定啓動新一輪多邊貿易談判-「多哈發展回合」。多哈回合涵蓋的議題十分廣泛,旨在實現農產品、制成品和服務貿易自由化,釐清並改善貿易規則,包括簡化貨物進出口和通關手續和程序,以及解決發展中經濟體關注的事項。

我作為世貿MC6主席,在贊比亞與低度發展國家舉行預備會議時,與當時的贊比亞商務部部長(左)及柬埔寨商務部部長(右)合照。這張和下一張MC6期間的照片,是柬埔寨部長在我今年訪問柬埔寨時送給我的,非常有紀念價值。

當時各部長決定多哈回合就各項議題的談判須以「整體承諾」總結,即必須就所有議題均取得共識才一併達成協議。然而,隨著國際形勢轉變,世貿成員要在各項議題之間取得平衡越趨困難。2003年在墨西哥坎昆舉行的第五次部長級會議就以失敗告終。

有鑑於發展中經濟體的不滿是坎昆會議談判破裂的主因,我擔任MC6主席時,就定下策略,積極聯繫這些經濟體,尤其是最不發達經濟體,了解它們的難處,收窄它們與發達經濟體的分歧。當時,我建議各世貿成員代表,先就個別議題達成協議,提早收成。最後,我們成功說服發達國家在香港宣言中,承諾大幅減免低度發展國家產品的關稅。這對低度發展國家的經濟發展非常重要。

在2011年的MC8,各部長也正視必須以提早收成取代整體承諾的方式推進談判。這些工作最終促成世貿成員在多哈回合啓動12年後,取得突破性進展,達成涵蓋貿易便利化、農業及發展議題的「峇里成果」。

MC6期間,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分歧非常大,我們往往在深夜仍然與個別成員代表進行磋商和游說,以縮窄彼此的分歧。

香港作為國際貿易中心,《貿易便利化協定》(《協定》)與我們息息相關,將為本地經濟帶來莫大裨益。《協定》要求世貿成員簡化進出口和通關手續。由於世貿159個成員處於不同發展階段,而且擁有經年累月建立起的通關貿易制度和程序,因此要互相妥協,訂立具約束力的共同守則和標準,殊不簡單。

香港雖然是一個細小的經濟體,但由於我們崇尚自由貿易,沒有關稅,與世界各地皆保持友好的商貿關係,因此在漫長的談判過程中,香港一直擔當成員間的橋樑,發揮忠實中介人的角色。我們見證著各個成員作出妥協和互讓,逐步收窄概念和技術上的分歧,最後達成共識。

根據世貿組織估計,《協定》可以令全球供應鏈壁壘及繁瑣手續減少一半,擴大全球整體經濟約4.5%(即1萬億美元)。世界經濟論壇亦估計,《協定》提高全球本地生產總值的成效,將為消除所有進口關稅的六倍。香港作為國際貿易中心,進出口貿易和物流業固然可直接受惠於《協定》,而一般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亦可以節省產品出口的通關成本。因此《協定》可便利營商,有助創造就業。

峇里成果其他部分涵蓋特定農業及發展議題。這些議題在香港舉行部長級會議時已有討論。這次成果包括回應發展中和最不發達成員對確保糧食供應的關注;改善農業貿易中的關稅配額管理及出口補貼制度;給予最不發達成員棉花產品的市場准入和援助;以及建立對發展中成員享有的特殊和差別待遇的監督機制。這些成果將協助發展中和最不發達成員融入多邊貿易制度。

世貿成員排除萬難,以提早收成形式完成談判,此舉將為多邊貿易自由化談判注入新的動力。但是這次達成的協定,其實只是「多哈發展回合」原議程的小部份,還有很多議題須要討論和談判。各部長已指令談判代表馬上為「後峇里」的工作進行計劃,並於一年內就「多哈發展回合」餘下的議題定下工作日程。但是近年發達國家積極推動區域性的經貿合作,對世貿的重視程度似乎有所減低,我恐怕未來在世貿平台進行的多邊談判將會更加艱難。

不論如何,香港將一如以往,積極與各世貿成員合作,參與製訂工作日程及各項談判,為促進自由貿易作出貢獻。

December 15,2013


BrandHK | 香港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