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Financial Secretary

Blogs of former Financial Secretary

匹茲堡之行

從匹茲堡二十國集團(G-20)領袖峰會返港至今只有兩個星期,但這兩個星期彷彿是一個非常漫長的一段時間,而匹茲堡峰會似是很久以前發生的事情了。

這段時間裡,我的心臟出現了點問題,要接受手術,在醫院裡住了一星期,這已在上一篇網誌中詳細談過了。很多人說,我心臟出問題,是匆匆往返匹茲堡,舟車勞頓,以致心臟不勝負荷所致。

其實,我早就習慣了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記得2005年世界貿易組織部長級會議舉行之前,我作為大會主席,須要親自到各地去拜訪各會員國的商貿部長和各國領導,爭取他們支持香港宣言的內容,要不斷僕僕風塵地在各國之間奔波。這一年在旅途中度過的日子,約佔全年的三分之二,在飛機和旅店的時間,比留在香港家中還多。人在旅途上,午夜夢迴,有時真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我相信這次心臟出問題,原因是多方面的。工作壓力、生活習慣,日常飲食,可能都有影響,至於真正「元兇」是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我們逗留匹茲堡的時間不長,大部分時間要開會,會場外又有激烈的示威,出入不便,為了安全起見,大家都不可在街上逗留,甚至只需從酒店步行三數分鐘便可到達的會議中心,我們都要很早便加入車隊,行駛十多分鐘才到達。

對於這座城市的情況,抱歉得很,我沒有太多親身體驗,難以有第一手的觀感向大家介紹,只知道它有橋樑七百多座,稱為橋樑之都(City of Bridges)。以前,匹茲堡以鋼鐵工業馳名,有鋼鐵之城(Steel City)之稱,匹茲堡的橋樑因而大都是鋼鐵鑄造的,是響噹噹的鐵橋!現在,匹茲堡比較出名的是當地的美式足球隊,the Pittsburgh Steelers.

也許有人會問,美國這麼大,為甚麼G-20的峰會要選在匹茲堡這個人口只有三十多萬的「小地方」舉行?我看其中最大的原因,是要標榜這個城市近年轉型的成功,凸顯它不失時機、與時並進的強大生命力。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美國鋼鐵業就逐漸式微。處於「銹蝕帶」的匹茲堡卻並未因此沒落,而是高瞻遠矚地及時轉型,擺脫過去工廠、煙囪林立的面貌,搖身成為一座以財經服務、教育、醫療和科技著稱的潔淨亮麗的城市,現時的產業趨向多元化而現代化。今次席捲全球的金融風暴,對匹茲堡的影響較小。在美國失業率高企的時候,匹茲堡的失業率遠較全美平均數為低。它的成功經驗實在值得我們借鏡和思考。

G-20是國際社會應付國際金融危機、加強全球經濟治理的重要和有用的平台。正如胡錦濤主席強調,當前世界經濟正出現積極變化,但仍然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實現全面復甦將是緩慢和曲折的過程。國際社會須要堅定不移地刺激經濟增長,推進國際金融體系改革和推動世界經濟平衡發展。

在國際金融體系改革方面,峰會取得重要成果。這為進一步增加發展中國家在國際金融體系中的代表性和發言權,推動全球經濟金融領域的合作,奠下了良好基礎。

談到這次峰會,不得不提國家代表團對我們來自香港的團員的照顧,代表團入住匹茲堡兩間酒店,我被安排入住胡主席下榻的威斯汀飯店,和副總理王岐山、財政部長謝旭人、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和其他要員住在同一樓層。保安非常嚴謹,整天到晚都有工作人員不停地穿梭於走廊間。但這裡早午晚三餐都有特別安排,除一些西式食品外,每餐都安排了幾個合我們口味的中國菜式,大家在辛苦工作中都吃得開心。

 

October 11, 2009


BrandHK | 香港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