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財政司司長

前任財政司司長網誌

服務被遺忘的人

John(前左二)的義工團之中,不少是他的喇沙老友,包括現任機電工程署署長陳帆(前右二)。一班喇沙舊生在場,當然要把握機會合照。

上周末,我出席了「醫藝盟」(MedArt)的周年晚宴,很受感動,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大家對MedArt這個名字可能有點陌生,它是一個結合醫學和藝術的慈善組織,成立已經有13年,創辦人顏獻基醫生是一名「喇沙仔」,當日和他詳談,發現他的英文名John,很可能跟我一樣,都是入喇沙後由同一名修士改的,這也算是一種緣份吧!

「服侍一眾被遺忘的」(To serve the Forgotten)是MedArt成立的宗旨,組織內除了John,還有一群熱心的醫護和音樂家,他們希望透過醫療服務和音樂,讓社會上被遺忘的弱勢社群感受到愛與關懷。

John大學讀醫,是泌尿科外科專科醫生,嚴重的先天性疾病「脊柱裂」,是他其中一個專科範疇。脊柱裂是胚胎神經閉合不全而引起的先天性發育障礙,兒童成長期間,會面對因脊柱畸形而出現的各種併發症。在內地,脊柱裂的每年新增病例估計超過8萬宗,很多病童被父母遺棄而成為孤兒,由於缺乏洽當治療,不少很難存活。

John說,這些孤兒的先天缺陷其實並不是絕症,只要獲得適切的治療,他們的存活率可高達六至九成。因此,他號召一群志同道合的專科醫生,包括耳鼻喉、神經外科、眼科、兒科和泌尿科等專科專家,每年自費到內地,為當地的孤兒義診和做手術,個別複雜的個案會送來香港的醫院做手術,手術費由MedArt負擔。除了治療,MedArt亦和其他慈善組織合作,安排已康復的孩子接受領養,讓孩子有機會得到照顧,命運得以扭轉,人生重現曙光。John告訴我,這個名為「繫心中國醫者」的計劃,得到30多個不同專科醫生的無私協助,13年來已救助超過500名孤兒,其中約200人患有脊柱裂,而被領養的孤兒則有超過100人。

MedArt照顧過的不止是患脊柱裂的孤兒,還有兔唇、癌症和其他罕見的先天疾病。當晚,MedArt跟出席者介紹了一些成功個案,例如小小的駿年,因腎功能不全,先後兩次來港接受治療,儘管遭受頑疾困擾,仍然經常展露笑顏;四歲的小章,三年前在蘇州接受醫生團隊診治時,瘦弱如三個月大的嬰兒,患有泌尿道感染和腎衰弱等疾病,經團隊悉心治療後已逐步好轉,並獲一個美國家庭領養,繼續在當地接受治療。

MedArt的名字包含醫學和藝術,顧名思義,它在醫療服務以外,也透過藝術去服務被遺忘的一群。John自幼受音樂薰陶,曾獲獎學金到英國深造,雖然他最後選擇行醫,但並無放棄至愛的音樂,MedArt定期舉辦演奏會籌募經費,亦組織了一班熱愛音樂的醫生和專業樂手到醫院為病友表演,到監獄指導囚犯學琴,鼓勵處於困境的人士重過新生。正如一名義工感言﹕幫助一個人也許未能改變世界,但卻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世界。

John和他的團隊,以及香港不少致力慈善事業的朋友,都是懷抱着赤子之心,利用自己所長,向身邊不幸的人伸出援手,送上希望,他們的默默耕耘,實在令我非常敬佩。香港人不時被批評冷漠,這個我從來都不認同,聽過John和他的團隊在內地服務的故事,感受一下他們對內地病童的關懷和承擔,任何人都會感受到當中的熱忱,任何人都會如我一樣動容。

當晚,其中一位醫生義工的分享,令我感受猶深。他說, MedArt和義工的服務,除了是醫治病童的身體,更加可以讓他們看見希望。是的,當人沒有了希望,無論是身患重病還是身體健全,人生都一樣黯然無光。我想,無論我們是不是醫生,有沒有機會照顧病人,我們一樣可以為身邊人帶來希望,帶來多一點正能量,香港亦可以變成一個更可愛的地方。願我們共勉。

2016年10月2日


BrandHK | 香港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