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財政司司長

前任財政司司長網誌

事不宜遲

上星期五,我到了香港青年協會位於石排灣的M21中心,與二百多位來自多間中學的學生見面交流,聽聽他們對《財政預算案》的意見。整場活動在網上直播,不少朋友也在青協各區的社區中心收看。現場的同學和網友都踴躍提問,他們關注的事項可謂包羅萬有,由香港的稅制、醫療服務、扶貧安老、退休保障、大學學位數目、基建工程,以至我使用facebook的習慣等,感覺像是在進行另一場預算案的記者會。

正如主持人Max在活動完結時說,現場和網上的問題都十分到題,顯示我們的青年人思路清晰,對各個社會議題都有深入的理解。從討論中,我高興見到他們能夠以理性和實事求是的方式考慮問題,更加高興他們都懷着對香港的一份熱愛和感情,關注社會未來的發展。

說回這份預算案,立法會在上星期四通過了政府的臨時撥款申請,可算是完成了每年預算案審議工作的「第一關」。每年我在二月底公布《財政預算案》後,立法會一般會在四月中才恢復《撥款條例草案》的辯論。換句話說,《撥款條例草案》不會在每年4月1日財政年度開始前通過。因此由新財政年度開始,直到《撥款條例草案》通過之前的一段時間,政府必須向立法會申請臨時撥款,確保政府有資源繼續運作。這也是政府一貫的做法。今年我們向立法會申請的臨時撥款約為904億元,大約相等於政府全年開支的兩成,令政府在四月一日可以繼續提供教育、社會福利、醫療衞生及保安等必不可少的公共服務。其中在四月第一個星期,我們就須向16萬5千個受助家庭和20萬名受惠人士發放綜援、公共福利金共15億元、向醫管局提供42億元的資助金、向教資會、職訓局和超過700所幼稚園發放共23億元撥款等。

剛過去的一次立法會會議是四月前的最後一次會議,萬一未能及時通過臨時撥款,後果會非常嚴重,因此我們今年特別重視,要求立法會在程序上優先審議臨時撥款決議案。

現時立法會的會期尚餘大概四個月,卻有二十多項法案尚待處理,其中當然包括《2016撥款條例草案》。在通過臨時撥款這第一關後,立法會財委會會在四月初召開特別會議,詳細審視各部門的開支。再接下來,立法會會在四月中展開《撥款條例草案》的二讀辯論,期間會在全體大會辯論和就相關的修訂投票,然後才三讀通過草案。

今年已經是我的第九份《財政預算案》,我衷心希望立法會就預算案拉布的情況不要重演。回想在沒有拉布的年代,《撥款條例草案》二讀及三讀的辯論只需數天會議就能完成,議員提出的修訂也不多,例如2012年只有10項。但自從2013年拉布現象出現後,修訂數目激增至700多項,往後兩年議員提出的修訂更是以千條計。近幾年《撥款條例草案》的審議也差不多要整整兩個月才能完成。

我相信社會大眾對近年議會的拉布也絶不感到好受,皆因市民都非常希望預算案內多項惠民紓困的建議,以及各項有助香港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工作,可以在《撥款條例草案》通過後盡快實施和落實。除了寬減稅項、寬免差餉、增加免稅額和發放額外綜援津貼等,2016-17年度的政府預算中接近2000億元的經常開支是用於教育、醫療和社會福利等民生範疇。在社會福利方面,我們會推行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計劃,也會加強長者的住宿照顧、殘疾人士和有特殊需要兒童的支援,以及託兒服務等。至於政府下年度在醫療衞生的經常開支亦達到570億元,佔政府經常開支16.5%,當中醫院管理局的總資助額亦增加了6400萬元至516億元。我們更加會另外撥出100億元予醫管局成立基金、以賺取投資回報推行公私營協作,以及預留2000億元推行十年醫院發展計劃。這個計劃會重建和擴建多間醫院,提供額外病床、增加手術室數量和門診服務量等。

我在今年的預算案中提出多項民生措施,希望能夠回應社會的訴求,幫助我們應對人口老化的重大挑戰。我會繼續努力爭取議員支持,希望他們能早日通過《撥款條例草案》。

2016年3月20日


BrandHK | 香港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