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財政司司長

前任財政司司長網誌

應戰

應戰

這幾星期以來,感覺一直像打仗。

自從美國發生次按危機以來,環球金融市場已是山雨欲來。後來雷曼兄弟破產,觸發了一場前所未見的金融海嘯。明顯地,處身於全球化的金融體系,香港受到波及已是無可避免。問題已經不是香港能否獨善其身,而是衝擊而來的金融巨浪,到底是一百呎,還是一百五十呎?巨浪席捲過後,會不會赫然發現原來市場的「弄潮兒」裡,很多人原來「無著泳褲」?

坦白說,這個問題不好回答。但我知道,面對巨大危機,一方面要嚴陣以待,做好風險管理,另一方面要處變不驚,絕對不可自亂陣腳,金融風暴的根源在於信心不足,若是草木皆兵,則戰未開已先輸陣。所以,自從金融風暴發生以來,除了按以往的演練,啟動危機應變機制外,我每天都與一眾財金官員會面,周末仍不時通電話,研判社會反應和商討對策。同時,我利用每天上班前的空檔,透過傳媒與社會溝通,向大家交待最新的金融形勢,希望穩定市民信心。

雷曼兄弟破產觸發了「迷你債券」事件。連日來,雷曼迷你債券投資者承受金錢損失,而且因賠償問題感到徬徨,我一直十分同情。所以,在過去數星期,我一直與財金系統的同事,努力解決問題,務使事主盡快取回投資的現值,另一方面則要求監管機構全力調查違規銷售,金管局已經將二十多宗個案轉交證監會,金管局跟著會將更多個案轉交證監會,一旦投訴個案成立,相信銀行會盡快解決問題。

解決雷曼事件就像打通隧道的防禦工事,它不可以損害香港的根本價值,包括不能動用公帑賠償,也不可以過度干預銀行的商業運作,但要盡快完工,讓人見到曙光。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讓投資者可以盡快取回他們投資的現值,涉及事件的銀行已同意我們提出的回購方案,為加速過程,金管局將會成立調解小組協助銀行與客戶,盡快達成協議。我們亦已同意,有須要向消委會訴訟基金注資,協助消委會處理涉及不良銷售的投訴。我相信,事件正朝往正確的方向發展,解決事件已露出曙光。

今次居中協調能否成功,要取得事主和銀行的同意,用市場機制去調解市場引發的問題。不過,事態發展仍存在不少變數,例如立法會是否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就可能使事件變得晦暗不明。到底立法會的介入會否使回購方案產生變數?投資者取回投資現值變得遙遙無期?這方面的確是須要深思的。

我當然尊重立法會議員的憲制權力,但我亦同時相信,選民將不同取態的議員送進立法會,並不是希望他們與行政機關互相拉扯,最後一事無成;而是希望他們可以互相制衡,同時互相合作,共同找出一個合乎社會最大利益的方案。

應付金融衝擊,既要攘外,也要安內。今次金融風暴後,全球金融體系都須要反省市場和監管的平衡,在這方面,我已要求檢討。與此同時,外圍環境急劇變化,信貸危機隨時影響百業,較早時推出的不同措施,包括百分百存款保證,已經產生效果,息口和資金都趨向穩定。不過,金融風暴對各經濟環節,特別是零售、投資和就業等方面的影響,更要謹慎處理。特首成立的經濟機遇委員會,將會是我的工作重點,在這危急巨變的期間,找尋新的機遇,為香港經濟的未來,打好穩固的基礎。

一位美國將軍對發動韓戰懊悔不已時曾說:「這是一場錯誤的戰爭、錯誤的地點、錯誤的時間、錯誤的敵人。」這場由金融衝擊引起的經濟戰爭,時間和地點都不由我們選擇,但我們可以選擇敵人,這敵人到底在哪裡?是應付這場危機的重要問題。

為專心應戰,我近期已取消了三次外訪,有些已答應參與我出訪南美商務代表團的商會和公司代表,早已預訂機票,現時未能成行,實在不好意思。但我相信,在這關鍵時刻,大家都會團結一致,分清社會的輕重優次。說到底,香港人還是懂得大體的。

 

2008年10月24日


BrandHK | 香港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