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財政司司長

前任財政司司長網誌

暑期實習生

今年暑假,同事安排了兩名大學生到我的辦公室實習,讓他們可以學以致用,在真實工作環境中汲取實戰經驗,為日後投身社會做好準備。

今年兩位實習生是來自香港大學的Timothy和多倫多大學的Mimi,都是非常優秀的年青人。他們的日常工作是協助辦公室的同事們安排我的公開活動、聯絡主辦機構、陪同我出席這些活動,以及替我搜集資料等,但絶對不包括影印,工作一點也不輕鬆。尤幸他們非常主動、積極,對每一項新工作,特別是立法會的討論,都很感興趣,兩位年輕人真的為我的辦公室增添了不少生氣和活力。

我在美國讀大學時,每逢暑期都當暑期工,猜猜我做甚麼工作?你們一定估不到 ─ 我是在建築地盤做散工,主要是徒手搬運石屎板上落樓梯。

我選擇那份工作除了時薪有六、七美元的高薪之外,這份工作還可以給我在建築方面,接近一些工匠,取得一些實際的工作經驗和認識工場的工作環境。當時,在大學當一些文職的暑期實習生,時薪只有兩、三美元。相比之下,我在地盤工作可以說是「超高薪」,但同時也是「超辛苦」,因為我每日要不停地把一塊塊面積四呎乘八呎的石屎板運上樓作牆身。幸好在七十年代在波士頓,這些樓宇只有八至十層高。但即使這樣,要每天扛著每塊七、八十磅重的石屎板上上落落這樣的樓宇已經夠辛苦了。若樓宇更高,十幾層、二十幾層高,我可能吃不消。

跟我一起工作還有數位「同事」,都是體格魁梧的美國青年,他們每次上樓都可以拿兩塊石屎板,健步如飛。我卻只可以每次拿一塊,所以我要走足兩倍次數,當我拿第二塊時,他們已經躲在一旁抽煙了。不過,這樣的工作卻培養了我的毅力。

我仍記得,當時每天上、下午都會有小休時間,這時會等著小販小食車來到地盤叫賣,當地工人通常都會買牛奶喝,以補充體力。他們喝牛奶的分量極為驚人,並非如現在我們250毫升、360毫升一盒或者一瓶的喝,而是一喝就是半加侖(2公升)﹗我可沒有這個能耐,通常只喝一瓶水。

這份暑期工除了高薪之外,對當時正在攻讀建築的我可謂獲益良多,因為我可以在實際的建築地盤裏,了解到工人日常的工作程序、工種分配等。的而且確,有很多建築工作細節和民間智慧是課堂上學不到的,甚至連一些建築界巨擘也未必會知曉。

地盤當暑期工有一定危險性,事實上,我曾多次目睹工人受傷。所以同學們當暑期工時,一定要小心,無論在舒適的辦公室,還是在工廠地盤,或酒樓餐廳工作,都要注意安全。因為一時大意而令身體受損傷,甚為不值;如果後果嚴重,那就更加遺憾了。

在工作生涯,暑期工是一個頗有趣的經歷,是投身社會的中途站。有人可能只學會了挨罵、有人卻可以找到一生的志向,利用暑期工的機會,接觸學校以外的社會,學習和不同背景的「同事」相處,都是難得的人生歷練。

 

2008年8月3日


BrandHK | 香港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