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司司长|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 香港品牌形象 - 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简体版 English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预设字体大小较大的字体最大的字体
图片 图片
主 页
职 责
履 历
新闻稿
重要演辞
联络我们
相关连结
司长随笔
图片集
影音集
 

亚洲首选

图片

五月的湾仔非常热闹,Art Basel和Vinexpo Asia-Pacific两个国际活动,先后在月中和月底在会展举行,加上其他同时举行的大小展览和会议,博览道一带有多热闹可想而知。能够在同一个场地接连举办多项大型活动而不出乱子,我非常佩服一班从事展览业的朋友,你们的工作效率确实惊人。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 (Art Basel)已进入第二届,今年的规模较去年大,一共有245间来自39个国家和地区的艺廊参展,五天展期入场人数高达6万5000人,即平均每日有超过1万3000人入场,成绩斐然。

香港Art Basel的前身是香港国际艺术展(ART HK)。ART HK自2007年开始举办,逐步发展成为区内最大型艺术博览之一,和国际的主要艺术品交易平台。直至2011年,ART HK受Art Basel的主办机构青睐,Art Basel收购了ART HK主办机构的大部份股权,ART HK终于在两年后化身香港Art Basel,成为继瑞士巴塞尔、美国迈阿密海滩之后,第三个Art Basel艺术展,活动亦随着Art Basel的国际品牌效应,更受到国际艺术圈、收藏家和投资者的关注。一些我认识的海外政圈和金融界醉心艺术的朋友,亦有趁来港公干期间,抽时间到现场参观,即场买到心头好。

图片

至于刚在上周开幕的Vinexpo Asia-Pacific,是两年一度的葡萄酒博览,今年已是第六度在香港举办。Vinexpo于1981年由法国波尔多商会在当地创立,至1998年首次来到亚洲,先在东京举办亚太区版Vinexpo,至2004年转到香港。

我在2008年的预算案宣布全面撤销红酒税后,本地葡萄酒贸易近年出现了长足的发展。截至去年第二季,本地从事葡萄酒贸易和零售的企业共有1800家,其中1000家就是在2008年后成立,它们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亦带动了周边行业。从本地两个大型葡萄酒博览(即Vinexpo Asia-Pacific和「香港国际美酒展」)的规模愈来愈大,以及香港超越纽约、伦敦成为全球最大葡萄酒拍卖中心等迹象,可见葡萄酒贸易已一跃而成香港经济向前发展的新亮点。

Art Basel和Vinexpo双双选择香港作为它们打入亚太区的主要平台,当然有着不同的考虑,但当中的亚洲因素和中国因素,重要性自不待言。

随着全球经济重心东移,不同的国际贸易活动都来到亚洲,香港除了受惠于国家经济的迅速发展,我们本身的优势,例如简单的税制、开放的营商平台、完善和高效的服务业配套、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等等,肯定是不同国际贸易活动选择落脚点的主要考虑因素。

会议展览带动的经济活动,绝不局限于商品买卖或场地租借,这些活动同时亦会带动其他行业,为它们创造商机,如交通物流、专业服务、酒店餐饮、旅游零售、创意设计等等,涉及面极之广泛,横跨多个支柱产业。

而商业利益之外,大型艺术博览如Art Basel,同时亦带动了周边各式各样的文化艺术活动,在Art Basel举行的一个星期,周边就有不少艺术品交易会、大小型艺术表演、艺术教育座谈会等同时进行,即使不是艺术品收藏家或投资者,喜爱艺术文化的朋友,在过程中亦能有不同形式及程度的参与。

会展旅游是政府近年推动旅游业发展的重点方向,我在今年的预算案就拨款4500万元,向不同的会议展览活动提供更具吸引力、更切合需要的服务和优惠。另外,为了提升我们接待高消费和会展旅客的能力,政府将在明年陆续将六幅毗邻启德邮轮码头的酒店用地推出,于该区打造中环、湾仔、尖沙嘴以外的高级酒店带。

正当社会上有不少人批评香港产业单一,「四大支柱」是「食老本」,认为香港需要建立新支柱产业,我们同时看见Art Basel和Vinexpo的成功,反映香港新的产业模式正在成形。有别于传统产业以行业性质分类,艺术品和葡萄酒贸易都有横跨不同行业界别的特色,具有高增值的优势,能够提供优质的就业机会。从这一角度看,喜欢文化艺术和品酒,不再只是附庸风雅的兴趣,还是一条可以让年轻人发展所长的理想路径。

诚然,不论是艺术品和红酒贸易、会展旅游业还是其他方面,我们都正在面对区内以至环球的激烈竞争。我高兴看见Art Basel和Vinexpo都以香港作为它们的「亚洲之选」,亦期望这些成功故事,未来可以持续复制。要实现这个目标,政府与业界携手维持良好的营商环境固然重要,香港整体能否延续好客之道的优良传统,同样是成败关键。

执笔之时,立法会仍在就《拨款条例草案》的一千多项修订进行表决,因在席议员人数长时间维持在三十五人的法定人数边缘,主席不时要以钟声提醒议员返回议事厅,接连的「点人数」影响了表决进度,《草案》最终亦无法在五月底通过。

正如我较早前所指,最理想通过《草案》的时间已经过去,进一步的拖延将无可避免对社会造成影响。为了减少拉布对公共服务的影响,库务科的同事已开始将各部门余下的临时拨款陆续进行调拨。我恳请各位一直紧守岗位的议员尽最后的努力,尽早完成审议《草案》,让立法会和政府都能及早返回正轨,处理其他重要工作。

2014年6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