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ncial Secretary |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Brand Hong Kong - Asia's world city
GovHK 繁體版 簡体版
Search Search Site Map Contact UsDefault Font SizeLarger Font SizeLargest Font Size
* Photo
Home
Role
Biography
Press Releases
Major Speeches
Contact Us
Useful Links
My Blog
Photo Gallery
Videos
 

復仇者聯盟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是個漫畫迷,曾經邀請本地漫畫家,為預算案的諮詢工作製作漫畫。所以,當《復仇者聯盟2》上映,我便急不及待進場觀看。不過大家可以放心,我無意在此劇透。

60年代初,我剛到美國的時候,漫畫巨頭D.C.把旗下的超人、神奇女俠、閃電俠、蝙蝠俠等超級英雄組成正義聯盟,聯手對抗超級壞蛋,風麾美國各洲。據説,有一次D.C.老闆Jack Liebowitz與對手Marvel的老闆Martin Goodman打高爾夫球,提到《正義聯盟》銷量很好,激發Marvel也推出以超級英雄隊伍為主題的漫畫,先是全新創作的Fantastic Four,接著Marvel也把美國隊長、變型俠醫、鐵甲奇俠等組成復仇者聯盟。

兩個聯盟不時有舊成員退出,也有新成員加入,團隊組合千變萬化,總有新的危機、新的敵人,說之不盡的故事。當時美國中小學男生,恐怕沒有人不是這些超級英雄的擁躉。我和幾位同學合作,每人每星期買一本漫畫書,交換閲讀,非常符合成本效益。不過,當年我的零用錢不多,每星期仍然要節衣縮食,才能履行我的責任。

圖片
毋須飛來飛去也可以與鐵甲奇俠合照,十分難得。

《復仇者聯盟2》內有大量忠奸角色,人物關係錯綜複雜,我因為當年下了不少「苦功」,所以理解劇情完全沒有困難。不過,電影版的角色,也不是完全照搬漫畫原著。例如:Quicksilver 和 Scarlet Witch 兩兄妹在漫畫中是Magneto的子女,在電影版中他們的父母被鐵甲奇俠Tony Stark 公司製造的武器所殺,因此他們對Tony懷恨在心;在原著中創造Ultron的是Ant Man,電影版的Ultron則是由鐵甲奇俠和變型俠醫創造。

我覺得漫畫對這些超級英雄的思想和情感,有較細緻的描述。電影版雖然也嘗試描繪超級英雄的內心掙扎、憂暗面和感情世界,以及超級英雄之間的分岐和猜忌。但可能礙於須要控制片長和節奏,又或者要為未來幾集電影留下伏筆,這些情節在電影版顯得比較零碎。當然,相對漫畫,電影版的絕對優勢,肯定是電腦視覺和音響效果。

Lucasfilm 是這方面的專家。去年夏天,我參觀了Lucasfilm 在新加坡的製作基地。現時,Lucasfilm 和 Marvel 都已被迪士尼收購,所以Lucasfilm也很自然地參與製作《復仇者聯盟2》的電腦視覺和音響效果。Lucasfilm 安排了兩位來自香港的動畫設計師接待我。由於《復仇者聯盟2》尚未上映,他們以另一齣Marvel 電影《Transformers 4》介紹他們的工作,包括兩派機械人在政府總部打鬥時破壞了我的辦公室的一幕。

圖片
我感到有一股力量與我同在。

原來設計電腦動畫的工作絕不簡單。他們告訴我製作十多秒的機械人打鬥片段,便用了四個月。過程涉及很多環節,包括在實景片段加上定位線、設計打鬥場面、機械人移動的路線、鏡頭的角度和移動、機械人的每個表情、每個動作、舉手、投足、轉肩、搖頭等。最後,還要按劇情需要和實景環境,設計光影和調節顏色,並加入音響效果。電腦動畫設計師的工作,可以說是集合武打明星、武術指導、攝影師、燈光師、音響師的角色於一身。

每一個群體,包括電影攝製隊、甚至復仇者聯盟和正義聯盟,成員間都會有不同意願的時候。如果大家可以各取所需,如你要咖啡、我飲奶茶,大家只要互相尊重,便可皆大歡喜。但如果只能有一個共同選擇,總會有成員的意願會落空,這個時候便要衡量所有人的得失,尋求最多人接受、最少人受損的方案,這正是民主精神的本質。

有反對政改方案的朋友,就上星期的網誌給我意見。很明顯網誌的內容對他們來說,並不「啱聽」,但他們沒有因此對我口誅筆伐、反而顧意花時間,詳細告訴我他們反對方案的理由,我感謝他們。我實在理解、也尊重他們的想法。我相信他們也知道和尊重有不少市民的想法和他們不一樣。

反對政府方案的朋友,認為方案不及他們心中的理想方案,堅決不接受;支持政府方案的朋友,認為方案較現時的制度民主,因而顧意接受。雙方各有各的道理,很難說誰比誰更正確,更說不上誰較誰有良知、有尊嚴。這是個人觀點與角度的問題,我認為難以、也毋須說服對方,大家可以agree to disagree。

但是,應否通過政府方案則是群體抉擇的問題。如果方案被否決,渴望在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市民的「一票」會「被消失」,追求「真普選」的市民的爭取沒有寸進,也不能利用選票量化他們對制度和候選人的不認同,所以堅持否決方案只會損人而不利己。我再次呼籲傾向否決方案的市民回心轉意,這不代表你們認同政府方案是你們心中的「真普選」,只代表你們顧意實踐民主精神,顧及不同意願市民的得失,作出最多人接受、最少人受損的抉擇。

 

May 3, 2015

 
 
 
*